【视点:武汉房价疯狂上涨,已经无法收拾?】

女人之间的哀婉尤其表现的同志关系上。都是水做的,都是非恒温,都是承受不住,都是怕为难对方。又都是苛求理解,渴望关爱,倍感孤独,神经脆弱。《刺青》就哀婉得让人心疼。也许男人不爱看这样的电影,太寂寞,太细腻了。很女人的角度,竟能感觉到拍戏的人本身就具有这样的心境(确实,周美玲和她的电影摄影师就是)。浸透骨髓的冷和孤独,防御,自闭,或相反的,放肆,放纵,自我放逐。两个女孩的身世都那么凄凉,这是不是同志的前提:被遗弃,无人理解,寻求安全的爱。小绿最让人难过的一幕,是9岁的小女孩一个人躲在荒草地里,拿玩具手机个妈妈、爸爸打电话。“妈妈,你真的很想我呀?你老说回来又不回。回来的时候,记得给我带玩具呀!”“爸爸,你不是说要带我去那个叫迪士尼的乐园玩的吗?”在长而寂静的小路边,小绿头戴上了她最喜欢的绿色假发,等待那个骑自行车经过的姐姐。她说那是她的初恋。从小被遗弃的小女孩,把对爸爸对妈妈的思念寄托在,这个戴黑框眼镜,有几分男子气概的大女孩身上。这样的爱萌生在这样的人身上,也是理所当然。假如她有完整的家和爱,就不会有这么边缘的故事。蛮喜欢梁洛施,从《伊莎贝拉》开始。有人说她脸上有张曼玉的影子,有金色的光泽。我觉得她比年轻时的张更有棱角,也更有个性。尤其是直挺的鼻子,很有一般女子没有的英气,却又有郁郁寡欢的眼神,飘忽地在镜头前,仿佛总是在思索和回忆。竹子的角色更多是自责的痛苦。因为和同伴幽会而导致弟弟的“解离症”,她活在自己营造的阴影中。影片最后表达的是小绿成为最终解救她的人,使她得以笑看人生。但感觉有些牵强。片子一直很凄美,却因为结局忽然的释然,而打破了那么冷的基调,使人感觉突兀。其实要是悲,还不如让它一悲到底,或者没有结局,也许更耐人寻味。杨丞琳的表演被很多人称为失败,也许是因为她太商业,整个就如刚从MTV走下来的歌星。但还好整个片子的调子好看,包括剪辑(很多人说太纷繁看不懂,但我喜欢这种格局),镜头感也很美。小绿在竹子怀里说的一句,让我落泪:他们都把我忘记了,你会记得我吗?孤独是城市所有人的通病,每个人都有过被遗弃的感觉。而他们的生活,不都是在为了不再孤独,他们在不停地赚钱,寻找,建立,摧毁,每一次,每一时刻,都是在潜意识地摆脱孤独的困境。喜欢梁洛施手臂上的彼岸花(传说中的花,真的是这样的吗?),是那种绝望的幻影式的美。可能会因为这部戏喜欢上刺青,这种人类2000年以前就有的杰作。还有她头发上的发簪,就这么随意一插,两边头发自然散落,帅中有几分说不出的柔情。男人以刺青获得坚强,女人以刺青标志爱情。以疼痛的过程,获得永久的记忆。当你把那个人镶嵌在你的皮肤,那一刻,你知道将永远记得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aratozu.com/xianchangbifen/chunbifenwang/202109/310.html